适合自己的 ● 才是好的 新闻动态,洞悉互联网前沿资讯,探寻网站营销规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百科知识 >> 公司新闻
京东、腾讯,互联网公司中高层遭遇“倒春寒”
日期:2019-03-27 11:59:18  本站关键词:苏州网络公司  编辑:苏州天助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阅读:179次

2019年第一个季度即将结束,按照“金三银四”的说法,现在应该是一个跳槽高峰期。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传出的消息更多的是大互联网公司裁撤/末位淘汰中层的消息。对于京东、腾讯、百度的中层来说,今年集体遭遇“中年危机”,并且要集体过个本命年。

3月19日,京东集团宣布首席法务官(CLO)隆雨由于个人职业发展和家庭等原因正式申请辞去集团首席法务官职务,京东集团已经正式批准了这一申请,并将于6月30日生效。

结合今年2月份京东宣布2019年公司将末位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来看,外界普遍认为京东组织架构的调整将由此正式开始,京东中高层较大规模的变动基本已成定局。

无独有偶,据多家媒体报道,3月19日,腾讯总办(腾讯的最高管理层)战略会决定开始裁撤一批中层干部,包括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甚至副总裁级别,大约200多人受影响,外界称之为“腾讯史上最大一轮管理干部裁撤”。

3月15日,百度公司也发布内部邮件,在宣布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的同时,百度还正式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百度总裁张亚勤是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他将于今年10月从百度公司退休。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京东、腾讯、百度都是互联网巨头,自身核心业务稳定,裁撤中层似乎不会和他们有关,但这次却颇有默契,都宣布了相应的计划。对比来看,京东、腾讯、百度公司成立时间相近,它们对中层动刀,也都有着相似的“无奈”。

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中层作为“连接”贡献着巨大的力量,明确分工、维持秩序、承上启下、严谨规律。但伴随扩张,企业层级组织将进一步增加,会积累大量的中层人员,在企业进入稳定期后,中层管理者却很容易成为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阻碍。尤其是像京东、腾讯、百度这种有着明确稳定的巨额收入来源的企业,中层管理者往往会失去开拓精神,满足于现有业务情况,还有可能存在“企业小白兔”,让具有创新能力的年轻人才受到约束。

经过20年左右发展后,京东的物流、零售,腾讯的社交,百度的搜索,在这些核心业务上已经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无需进行所谓的创新便能够创造巨大的利益,这也就阻碍了企业的进一步发展。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解释将京东到家从京东商城独立出去的原因时曾表示“过去京东到家一直在京东商城底下,两年搞不出来,为什么?不是模式有问题,每次一问,下面总会有各种理由,各种问题。其实是我犯的错误,不该让京东商城去做这事,要独立团队出来做,京东商城没有动力做。商城发展这么快,随便找个商业品类,合作紧密一点,一年10个亿销售额就出来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带给你的都是成本,没有利润,商城愿意做吗?当然不愿意。”

这里说的是京东商城,反映到人身上来,便是企业的中层管理者,这就迫使企业不得不对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层“动刀”。

对于此种现象企业此前也都已经开始有所准备,比如在去年11月9日的腾讯20周年司庆活动上,腾讯总裁刘炽平便对内部员工明确说道,“腾讯不可以把干部变成终身制”,长期来讲,会鼓励“能上能下”的文化,“你有能力的时候我们很快让你上去,但是到一定程度打疲了,就先下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再上去”。

从这个角度来看,京东、腾讯、百度都是在未雨绸缪。在自己20岁+或者即将步入20年时进行组织架构上的调整。不过,对中层动刀,不同的公司还是各有各的“不幸”。

人事变动,尤其是是会涉及到中层的变动,势必会对相关业务带来一定的动荡,外界的诸多猜测也会对企业形象造成影响。除了要加入年轻血液,避免温水煮青蛙现象的出现,每个公司还都有自己不得不动刀的原因。

以京东为例,从去年开始,刘强东因为个人原因导致形象跌至谷底,与之捆绑在一起的京东形象也受到影响。同时,京东的营收增速也不断放缓——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季度营收同比增速首次低于30%,还罕见地出现年活跃用户数环比下降的情况。在该季度财报发布后,京东股价又大跌8%。

不提总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的阿里已将京东远远抛在身后,即便是近年崛起的拼多多也对京东形成了强有力的挑战,甚至在年活跃用户等数据上拼多多已经超过了京东。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来看,京东高层表示京东内心很难接受的现实。有分析认为这也是让京东下定决心调整组织结构的最大原因。

36Kr的报道证实了这一点,其指出,对于拼多多,刘强东曾在内部传递的态度是,拼多多不过是流量端的奇技淫巧,零售的核心仍然是供应链和物流。在颇为“一言堂”的京东,刘强东的话也就代表了京东的态度,因此,在京东拥有自己的“拼多多”——京东拼购,并且已经运营三年之久,还有腾讯资源的前提下,京东依旧未能孵化出拼多多,这自然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和改变。

刘强东在内部会议上对高管“人浮于事,拉帮结派”的怒斥;

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隆雨等高管因个人原因离职;

还有引发争议的要求员工对亲属和同学关系的梳理;

……

经过调整,京东想要的组织架构也已经被媒体曝光,那就是“小集团,大业务”。具体来看,就是把总部将从管理型总部升级为战略型总部,将运营职能下沉,给予业务板块更多的授权,管理要给经营松绑,让各个业务板块能够更有意愿、更有条件地去自主经营,让一线听得见炮火的战斗部队去自主决策、自主探索。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管理权下放,不再只有刘强东这一个声音,要充分发挥并且鼓励一线人员进行业务创新。同时,管培生出身的余睿上位则代表了管培生接替外来高管的趋势,这也是刘强东在调动内部创新力的同时保证自己对京东掌控力的办法。毕竟刘强东曾说,他如果不能控制公司,他宁愿将公司卖掉。

腾讯和百度同京东也一样,腾讯2018年业绩的增长放缓、百度在BAT上的掉队等原因,也都在迫使它们对中层乃至于整个组织架构的调整。

当然,为了将对中层变动的影响缩减到最小,在具体的操作上,这三家公司也进行了充分的思量。如腾讯的裁撤并非裁员,员工最终“能上能下”;百度在宣布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的同时还有高管退休计划。

作为承上启下的存在,中层管理者在现在企业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不论企业如何调整,都是在进行调整优化,不可能消失。但根据此次众多互联网公司的调整来看,中层一阶层的将更加“年轻化”,伴随而来的是“寿命”的缩短,人们想要以此“养老”恐怕再无可能。